|
|
|
|
|
您當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頁 > 本地歷史 > 抗日保壘村——侯寨子

抗日保壘村——侯寨子

關鍵詞:抗日    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關機構: 臨清在線
  • 電 話:
  • 網 址:http://
  • 感謝 mawenshang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
  • 點擊率:6586

   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



    在魯西平原的中部,馬頰河的西岸,座落著我的家鄉——侯寨子。抗日戰爭時期,它是今天一個通往濟南的咽喉,冀南行署清平縣的南方屏障。抗戰初期建立的侯寨子黨支部,在上級黨和抗日政府的領導下,依靠群眾,利用游擊戰、地道戰,打擊了日偽頑的囂張氣焰,保護了人民,掩護了許多地下黨的干部。侯寨子象一把犀利的尖刀,插在日寇的心窩里,成了當時影響較大的抗日堡壘村。

     建立掌的組織
     一九三八年秋,我八路軍數次挺進魯西北一帶,一面打擊日寇,一面配合黨組織開展黨的統一戰線工作。共產黨、八路軍的影響日益擴大。那時共產黨員梁冠群(梁志超)同志,在我村當小學教員。他經常找我們年輕人講馬列主義,講俄目的十月革命,宣傳我黨的抗日政策,有時一講就是半夜。我們聽得精神振奮,止不住地問:“八路軍多會能到咱這里來呀?”冠群很有信心地說:“等著吧,他們一定會來的。”
    一九三九年九月下旬的一天,日寇的幾十輛汽車從利東大道往南開,路過我們村時,跳下汽車就往村里沖。鬼子進了村又燒又殺,霎時村里濃煙彌漫,哭聲一片,有十八名群眾被打死。鬼子走后,我和幾個青年找到冠群,氣沖沖地說:“等著,等著,再等,日本鬼子把侯寨子的人都殺光了!”
    冠群眉頭緊皺,踱步吸著煙。一會兒,他忽然問我們:“不等,你們說昨辦?”我們兒個互相行了一眼,誰也沒說話。冠群讓我們坐下,接著說:“蔣介石賣國投降,這救國的重擔,只有共產黨來挑了。我們要在侯寨子趕快建立起黨組織,領導群眾開展斗爭。”冠群的話,象一盞燈照亮了我們的心。
    一九四O年春末,我黨區委會建立,梁冠群任區委書記。不久又成立了黨的外圍組織“抗日聯合救國會”。這時我村先后有六名同志入了黨。一九四O年夏天,在冠群同志的具體領導下,正式建立了黨支部。由傅勇仁同志任支部書記(傅勇仁同志調走后,由粱子華同志主持支部工作)。從此,侯察子就在黨支部的領導下,開始了新的斗爭。
    一九四0年秋,為了減輕群眾的生活負擔,發動群眾起來抗日,黨支部前先發動了-場規模比較大的“分戶”(即按貧富不等納稅)斗爭。
    群眾起米了,偽村長梁繼廣害怕了。被迫答應了群眾的要求。分戶斗爭勝利后,群眾的擔大大減輕,抗日熱情急劇高漲。黨支部趁熱打鐵,進一步發動群眾抗糧抗捐,開展不資段斗爭。接著,又派區委委員魏建華同志當了村賬先生,掌握了部分錢糧大權。一九四0年冬,黨支部發動群眾起來推翻了村長梁繼廣。這樣,侯寨子的領導權就基本掌握在我們手里了。到一九四二年二月我任黨支部書記時,黨員已發展到四十余名,抗日的核心力量已相當強了。全村除去兩名在外地當偽軍的以外,就連一般地富也傾向抗日。所以,在日寇對我敵后抗日根據地進行殘酷掃蕩時,地委、縣委和鄰近幾個縣的領導同志,都曾先后到我村隱蔽和召開黨的會議。
建立武裝
    一九四一年春節后的一天,區委委員魏建華把我叫去,遞給我一個油墨印的文件。我接過一看,是毛主席寫的《抗日游擊戰爭的戰略問題》一文,當我看到“河北平原,山東的北部和西北部平原,已經發展了廣‘大的游擊戰爭,是平地能夠發展游擊戰爭的證據”時,就象在茫茫黑夜之中見到了陽光,心中豁然開朗。興奮俞地說:“好呀!槍桿子里面小政權!毛主席給咱指明了路,咱也搞武裝,打游擊戰,干個痛快的!”
    “搞武裝不是簡單事,咱得具體商量。”建華跟我具體研究了搞武裝的做法,決定先建立秘密武武裝組,任務是打擊小股匪徒,帶路送信,保衛我地下領導干部。
    我把建立秘密武裝組的事跟支部里的同志們一說,同志們可高興啦。大家心里都憋著一股火,早就盼著這一天了。
那時搞武裝最困難的是武器,我黨地下縣委把活動經費撥給我們一部分,我們又將支部做買賣賺的錢買了幾支槍,敵工站長梁子華同志又動員開明士紳獻出幾支;博平縣委聽說我們要建立武裝組,又送給我們兩支,我們還用敵人逃跑時丟下的一個望遠鏡,跟臨西國民黨二十三團換了三支槍,又到莘縣老根據地弄了些手榴彈和大地雷。總共湊了四支長槍,九支短槍,成立了一個十三人的秘密武裝組,由我任組長。
    武裝組一建立,就迅速開展活動,很快就端了附近一個村的偽軍老窩,擊斃敵人五名,繳獲物資一宗。接著又搞掉了偽區稅務所。我們還經常到周圍村莊、交通要道等地方用石灰水刷標語,宣傳黨的抗日政策和抗戰勝利成果。這樣以來,敵人的囂張氣焰收斂了,偽軍土匪再也不敢象以前那樣肆意橫行了。
    一九四三年春,日寇為了拔掉侯寨子這個眼中釘,就派漢奸土匪沈鳳舞占據了侯寨子。沈風舞一到侯寨子,就派人搶修工事,加固圍墻,關閉三個寨門,只留西門通行,天不黑就落鎖,對行人嚴加盤查。他有東洋干老作靠山,橫征暴斂,魚肉鄉里,夜查戶口口清鄉,給我地下-部的安全帶來很大危險。我秘密武裝組一方面想辦法以村長的名義每天派一個群眾,和敵人同時在寨門上站崗,只要我們的人領著地下黨的干部一來,他們老遠就打招呼,這樣就避免了敵人查問。一方面向上級要求拔掉沈鳳舞這個釘子。上級同意了我們的要求。五月十三日夜,我軍二十二團在我們武裝組的配合下,襲擊了侯察子,拔掉了沈風舞這個釘子。
    三天之后,頑匪齊子修的隊伍又兩次闖進侯寨子,搶走兩萬多斤糧食,一百多頭牛,抓走一百二十多個鄉親。這保壘村人無不憤恨,紛紛要求建立本村武裝。根據群眾的要求,經地下縣、區委批準,我們于四三年六月把秘密武裝組擴大成了侯寨子抗日聯防隊,由我任隊長。二十二團撥給我們二十支槍,又動員群眾湊錢買了些子彈。當時我村處于敵區,公開武裝斗爭比較困難,縣委就讓縣做工站站長梁子華通過關系,取得敵偽四區區長同意,把聯防隊掛上偽“自衛隊”的名字,以作公開掩護。
    當時,已是生產大忙季節,聯防隊一邊組織群眾進行夏鋤,一邊站崗放哨。一天早晨,地方偽頑肖建九部李善修團二百多人來侯寨子搶掠,我們聯防隊掩護群眾隱藏在村外,又從四面八方吶喊著向敵人打槍。敵人不知虛實,嚇得沒敢搶掠就逃走了。這下子侯寨子出名了,日偽頑都認為侯寨子出了八路。
    根據這種情況,黨支部認為,敵人既然發現了我們,就應公開地跟他們干。一九四三年九月,摘掉了偽自衛隊的名字。從此,侯寨子抗日聯防隊公開了,侯寨子抗日村政府建立了。
挖  地  道
    聯防隊一公開,就成了日寇的肉中刺,反復派兵掃蕩。夏天,敵人一來,聯防隊就帶領群眾撤向村外,鉆進一望無際的青紗帳。可一到冬天地凈場光,打起仗來有時就要吃虧。一九四三年剛收完了秋,敵人開始了掃蕩。一股敵人包圍了兩個月時間里,聯防隊的地道增長了幾倍。各家地道都相繼挖通,很快形成了一個縱橫交錯的地道網。同時,我們還在侯寨子西南大坡地中間的水井里,挖了一個秘密洞,里面能坐七、八個人,地面上打起畦子,種上青菜,遇到敵人大掃蕩的時候,我地、縣、區干部就到這里隱蔽。
    一九四四年的春節來臨了。因為有聯防隊,有地道保護,群眾都覺得象有護身符一樣,高高興興地籌辦年貨,準備過年。一天晌午,流動哨報告說,博平羅兆榮的一個團向我村撲來,離村只有幾里路了。對敵人的年關搶劫,我們早已料到。我們先把群眾和過年用的東西都進進地道,聯防隊上房觀察動靜。敵人來到村外,先向村里打了一陣槍。見沒動靜,便象一群惡狗,嗷嗷叫著沖進了村。但迎接他們的只是一座“空城”。敵人邊打槍邊搜查,什么也沒找到。后來被他們發現了一個地道口。敵人站在離洞品幾步遠的地方,向里邊喊話:“快出來吧,皇軍優待你們們”“再不出來我們就開槍啦!”
    喊叫了半天,洞里仍沒有動靜,敵人就端起機槍向里邊打了幾梭子。槍聲停了,在他們面前依然是一個黑森森的地道口。敵人氣急了,就搬來一堆堆秫秸堆在洞口,點著火往堆放煙,因為洞里空氣稀薄,滾滾濃煙直往外冒。敵人一看不管用,就接二連三地往里邊扔手榴彈,因為地道里有隔墻子,一個人也沒炸著。這時敵人抓住一個叫梁貴儉的群眾,端著刺刀逼他下去探洞。梁貴儉在洲口喊了聲:“我是梁貴儉,別開槍!”接著就跳進了地道。敵人一聽說洞里有槍,嚇得誰也不敢進地道了,梁貴儉安全脫險了。
    天漸漸地黑下來,敵人一無所得,氣急敗壞地放火燒了村子。
保衛勝利成果
    一九四五年的春天來到了,溫暖的春風送來了抗日戰爭勝利的曙光。侯寨子聯防隊在抗戰中不斷成長壯大,群眾也更加堅強。但日寇仍作垂死掙扎,駐康莊據點的鬼子小隊長,見多次掃蕩不能征服侯寨子,惱羞成怒,揚言:只要聯防隊交出武器,就保證侯寨子的安全,不然就把侯寨子殺個雞犬不留,燒的片瓦不見。我們沒有理睬他。他一計不成,又生一計。老奸巨滑的鬼子把部隊化裝成我們八路軍東進支隊,想用突然襲擊的辦法,吃掉聯防隊。我們識破了他的詭計,及時掩護群眾進入地道,聯防隊在村里利用地道工事和房頂掩體打擊敵人。鬼子見我們有防備,只好退走了。
    日本投降以后,侯寨子周圍的偽頑軍,搖身一變,又成了“國軍”,膏藥旗換成青天白日旗。一九四五“年夏天,偽頑頭子羅兆榮集結了一千六百多匪兵,押著二百多個民夫,扭著秫秸,殺氣騰騰地向侯寨子撲來,揚言:不把侯寨子蕩平,誓不回兵!那時,上級已調我到原清平縣火隊一連任指導員,由梁兆慶和粱繼玉同志負責聯防隊和村里的工作。縣大隊駐清平縣城(康莊),距侯寨子二十二華里,常在侯寨子一帶活動,我也常住在村里。對于敵人的進攻,我們早有防備。地道里準備好了糧食、水、柴禾,各地道口重新進行了偽裝;工事掩體進行了修復和加固。梁兆慶和梁繼玉同志具體分析了敵情,進一步作周密的部署。敵人一出動,聯防隊就把群眾安全地送進地道,然后分別占據了各制高點和工事掩體。梁繼玉、梁兆慶帶領一部分隊員占領了村西頭的一座二層小樓。這座小樓是全村的軍事制高點,圍墻和工事修得特別堅固,全村的情況都能看到,指揮部就設在這里。敵人仗著人多,氣勢洶洶地沖進村來。聯防隊從四面八方一齊向敵人猛烈開火,子彈嗖哆亂飛。敵人一時懵頭轉向,不知所措,有的東躲西藏,有的趴在地下胡亂打槍。趁混亂之際,聯防隊迅速鉆進地道。一會兒,敵人見村里沒有動靜了,便惡狠狠地放火燒起房子來。聯防隊見敵人這樣猖狂,忍無可忍,就在指揮部的小樓上向敵人開了槍。敵人也象找到了目標,集中火力叫罵著向小樓發起攻擊。我聯防隊居高臨下,打退了敵人兒次沖鋒,敵人的一個機槍班長和兩個匪兵被打死。
    天黑以后,我帶領縣大隊一連四個排,從康莊分兵兩路直撲侯寨于。羅兆榮在我內外夾擊下,狼狽逃竄了。
    日本鬼子和國民黨反動派都沒有征服候寨子。侯寨子成為堅強的抗日保壘,也是付出了血的代價的。抗戰以來,侯寨子人民同日偽頑進行了大大小小的戰斗三十余次,有三十一人壯烈犧牲,這血與火的艱苦歲月,永記在我的心頭,激勵著我在革命的征途上,不斷前進!
 
贊助商提供的廣告
糾錯信息:(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)
糾錯信息:
感謝您的參與,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臨清!
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
標題:
驗證碼: (看不清?點擊圖片刷新)
電話:0635-2366778 傳真:"" 郵箱:1004019108#qq.cn
地址:山東省臨清市 郵編:252600
Copyright © 2004-2019 臨清掌上傳媒有限公司版權所有  技術支持:城市中國
魯ICP備15002292號-1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 電信業務審批[2009]字第548號函
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时时彩准确率99%杀两码